“一是委屈了,二是钱没给到位……”

保理集团的高管重复了一遍林光华所说的话,旋即意识到了什么,瞪大眼睛朝着车间西南方向看去。似乎透过车间厚厚的墙壁看到厂区外那片世外桃源般的别墅区,有些失声的说道:“那片新建的别墅住宅……”

林光华点头:“领导您可想错了,我们腾飞集团可不是只顾着老外,不顾本土的缺德企业,一切规章完全一视同仁,新开发的别墅区可是面向全体腾飞集团员工,只要其提供的技术符合集团的需要,并帮助集团取得效益,就有可能获得一套。”

说着林光华不免羡慕的看向还握在默林茨手里的那个凸型的鞍部工件儿,不无羡慕的言语道:“从别墅区落成到现在一共分出去两套,看来这第三套也快了,不过话又说回来,阿列克谢教授获得别墅,拿50万年薪也算实至名归。”

林光华所说的阿列克谢教授便是从俄罗斯来到中国的一位前苏联航天技术专家,曾经参与过苏联海洋系列、宇宙系列两款苏联著名的太空侦察卫星的研制工作,之后被调往苏联国家航天设计局,作为材料学科分系统负责人之一参与“暴风雪”号航天飞机的研制工作,期间接触到了环路热管技术。

苏联解体前,由于“暴风雪”号被苏联下马,阿列克谢不得已,返回值得母校乌拉尔工业大学担任机电工程系的教授。

苏联解体后,学校经费断绝,阿列克谢教授与其他苏联科技人员一样生活陷入了困顿,不得已只能变卖家里值钱的物件儿才能勉强度日。

若非如此,国内有关方面去阿里克谢家里接洽,这位白发苍苍的老教授也不会如此痛快,没办法,家里真的揭不开锅了。

当然除了经济问题,阿里克谢教授与中国的感情也是他选择来国内的重要原因,毕竟在50年代苏联援华时,阿里克谢便作为援华专家队伍中的一员,长期驻留古城太原,帮助当时一穷二白的中国建立了自己的航天基础工业。

那段同志加兄弟的感情,给阿列克谢教授留下十分深刻的记忆,正因为如此,当听说国内的腾飞集团可以解决他的温饱且提供必要的科研条件后,阿列克谢想都不想就回绝了美国、法国等西方国家的邀请,带着一大家子千里迢迢从乌拉尔来到了西平。

结果发现,这哪里只是解决温饱,提供必要的科研条件,而是直接将他当成腾飞集团的骨干来对待。

刚入职就拿10万人民币一年的底薪,分了一套120平米的公寓楼居住,与此同时腾飞集团还给了一个独立实验室和四名聪明勤劳的助手。

清迈外景美女清爽泳装写真

至于工作腾飞集团既没给规划,也没设目标,更没用种种手段逼迫交出某项关键的核心技术,只是让阿列克谢教授自己琢磨腾飞集团需要什么,然后根据自己实际情况和特长尽情发挥。

毫不夸张的说,腾飞集团将无限的科研自由完全交给阿列克谢。

当然,这种自由也不是完全开放的,是有个时效期,不长也不短,只有区区三年。

在这三年时间里腾飞集团会根据课题和项目划拨科研经费,期间集团不参与任何研究上的东西,任凭课题主导者自己发挥。

如果三年内帮助腾飞集团完成某项产品的升级或拓展,便按照腾飞集团已经成熟的规定,给予学科带头人及团队奖励的同时,市场化后的利润还会按照比例与该项目研制人员分成。

如果三年内啥都没弄出来,不好意思,三年的工资集团可以不要,但独立的实验室是不能再给你用了,同时之前享受的一切待遇全部取消不说,还要按照集团规定服从人事部门的调度和安排。

对于腾飞集团这种做法阿列克谢觉得很新奇,但更多的却是惴惴,因为这种对科研开放的态度就算拿到欧美等西方国家也是不多见的,更是苏联那种指令性质的无法比拟的,也正因为如此,阿列克谢很担心腾飞集团的承诺是否是真的。

就在阿列克谢狐疑之际,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出现了,来自苏联茹科夫斯基中央空气流体力学研究院的保罗·普科里杰夫教授,在对腾飞集团研制的初教6pro原型机进行细致研究后,发现其空气动力学设计有着明显的缺陷。

随即应用其在苏联茹科夫斯基中央空气流体力学研究院多年的研究经验,通过对几种涡轮螺旋桨机型的风洞试验,最终确定了一款形似梭镖的整体外形,随后又经过对细节的一番打磨,最终才有了在泰国大放异彩的初教6pro。

有了如此贡献,自然要大奖,于是保罗·普科里杰夫教授成为腾飞集团一众外籍专家中第一位获得腾飞集团年度科研大奖的人,一辆全新的桑塔纳轿车,十万元现金奖励外加二十万年薪,独立实验室的自由度从三年扩充到五年。

然而更大的震撼还是腾飞集团的初教6pro获得泰国、缅甸以及老挝的订单,按照腾飞集团的规定,普科里杰夫教授及其团队将可以获得3.17%的初教6pro利润分成。

三个国家的合同总金额加起来有十多亿美元,3.17%的分成比例少说也有几百万美元,换算成人民币那就是数千万,至于卢布……好吧,卢布已经不值钱了,人民币挺好。

如此一来别说别人了,普科里杰夫教授自己眼睛就先红了,自己不过初试牛刀,拿着技术一般的初教6pro试试斤两,没想到腾飞集团非但没有逼迫压榨,反而想法设法的扩大他的实际收益。

这样大气的企业,普科里杰夫教授只觉得后半辈子把这把老骨头全都交过去都值了,于是二话不说,直接踢开初教6pro,开始把歼教7max当成下一步攻关的重点。

既然小试牛刀成功了,那就抛开顾虑往死里干就完事儿了,不为自己考虑,也要想想还在莫斯科上学的儿女不是?

至于为什么选择歼教7max原因很简单,如果说初教6pro的原型机是漏洞百出的话,那歼教7max就只能用不堪入目来形容,特别是那复杂的机翼结构,在普科里杰夫教授看来完全是画蛇添足。

普科里杰夫教授这么说自然有自己的底气,原因很简单,若是雅科夫列夫设计局的雅克—130总设计师马列舍夫斯基一同来腾飞集团的话绝对会无条件的给普科里杰夫教授一个熊抱。

因为当初雅克—130高级教练机做气动理论设计时,便是普科里杰夫教授利用茹科夫斯基中央空气流体力学研究院的设备帮着马列舍夫斯基完成的。

所以普科里杰夫教授各项技术简直熟到骨子里,正因为如此,他对改进歼教7max可谓是轻车熟路。

普科里杰夫教授这个珠玉在前,那些观望的苏联专家们一个个都疯了,都是在苏联科研战线上奋斗数十年的老江湖,谁手上还没点儿压箱底的绝活儿,自然是疯了般的将拿手的技术贡献出来。

一时间腾飞集团的技术成果可谓百家争鸣,百花齐放,阿列克谢教授的环路热管技术便是众多技术成果中的一个。

问题是技术成果多归多,能不能转化外现实效益才是关键,在这方面阿列克谢教授显然是幸运的,因为他的这套技术有幸被庄建业当做拳头产品,准备一举攻破默林茨那坚若磐石的壁垒。

于是在两人一番你来我往的交流后,庄建业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行,38万美元一套不行,我的成本都不止这些,默林茨先生您要是真心全权代理我的航天器环路热管,我也不多要,咱们来个吉利数,88万美元一套。”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