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

夹菜喝酒,陆宁就跟丘奎念叨起来,什么广宁坊的房租,基本涨了二成啊,什么城东程大户隐瞒雇工人物更趁机给雇工们降薪啊,等等等等,这些消息,如广宁坊,陆宁亲身经历,其他的,有的是听这春河楼酒客念叨,有得来自其他情报。

丘奎频频点头,用心的记,眼睛也越来越亮。

楼下,突然传来吵闹声。

丘奎好事,立刻跑到窗前向下看,又说:“好像是刘押司!”

商税司四个押司中,姓刘的就一个,应该是前魏王府衙内指挥使、现今河西大营副招讨使刘思遇的远亲,平素鼻子长到天上,便是两个主事,对他也是敬而远之,基本就属于衙门里没人惹,但也没人高攀的上,又没人搭理的人物。

陆宁不用凑到窗户前,也听得到酒楼下为什么吵闹。

是运河附近村庄的一家鱼贩,汉子领着相依为命的女儿,来春河楼送鱼,满满一水车鲜鱼,其实不用说,这自然是春河楼为西尚宫准备的,西尚宫喜奢,来到陆宁身边,自己掏腰包为陆宁准备膳食,这就买了一车怕也有百斤鲜鱼。

陆宁此时心下就有些无奈,这个尤五儿,买这许多鱼,不过是因为自己说了声想吃水煮鱼而已,齐王宫膳房的水煮鱼,按照齐王所说口味,用一些调料慢慢调试,多次改良,虽说后世的很多调味品甚至便是辣椒都没有,但用其他调料代替,用胡椒、芥末、姜、蒜、韭菜等等调味,倒也颇有些麻辣水煮鱼的味道了。

现今五娘买了这许多鲜鱼,自是因为要给自己做水煮鱼,每条鱼,尤五儿准备只用鱼脸上最鲜嫩那块肉而已。

其实,如此做出的水煮鱼未必有鱼做的好吃,但尤五儿就是喜欢折腾,又是用自己月例钱,也就随她开心了,权当为搞活今时不太多的经济活动增砖添瓦。

当然,取了鱼脸肉后,这些鱼自然不会丢掉,想来会交给春河楼做咸鱼。

花海中的少女阿D1ec小清新唯美清纯女神写真图片

楼下的争吵,是刘押司正和几个狐朋狗友在街上游逛,准备去附近一家豪华酒楼吃喝,见到运鲜鱼的水车,便想来饶上几条。

那鱼贩识得他,赶紧挑了几条好鱼相送,刘押司便问起,这鱼卖去哪里,卖多少钱,鱼贩说送来春河楼,这一水车四大篓鱼,大概百斤左右,共十五贯,现今天寒地冻,根本不是渔季,这是他们十几家渔家连续几日冒着严寒下河捕鱼凑上的,就是因为春河楼出价比较高,捉鱼又要令其几日内不死保持鲜活,就更费了一番功夫,也是他独家秘技。

刘押司一听却立马翻脸,说按照齐王新政,这属于哄抬物价,所以,所有鲜鱼充公,该当何罪,再慢慢计较。

鱼贩一听就吓到了,立时苦苦哀求,春河楼里,老板娘也出来说情。

刘押司就是不依不饶,一定要将这车鱼充公。

陆宁听得蹙眉,但半天也不见五娘令人出来生事,倒是有些宽慰,这小姑奶奶怕是肺都要气炸了,隐忍着不发作,自是明白,这段时间,越低调越好。

“刘押司,妾身姓苗,我之兄长,是同僚。”楼下传来苗氏声音。

陆宁心下一笑,五娘黔驴技穷,只能动用关系来要鱼了。

“苗大郎的妹妹?”刘押司上下打量着苗氏,令苗氏微微有些愠怒,男人的目光,有针有刺还是自然而然,她当然能够察觉。

“和这春河楼有关系?不过,便是长兄在这里,齐王谕令在,谁敢徇私?”刘押司看着那水车鲜鱼,心说好久没尝鱼腥,今日难得,自己留一篓,其余三篓,正好孝敬老太爷。

陆宁听到这里,蹙眉道:“商税律中,不是规定,价格变动比较大的物事和时令鲜货等,不在衡价之中吗?”

丘奎一怔,看了眼陆宁,本以为这大名府商税司中,都是浑浑噩噩之辈,自己正准备收集好罪证,过几日上书商税院,该当部裁撤换人,却不想一个小小吏员,却真的背下了商税律的条则。

“齐王颁发的商税律,看来在这大名府,也不过是一张废纸,甚至,成了敛财枉法的工具!”陆宁有些自嘲的摇摇头,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正要起身时,那丘奎却已经一挑门帘走了出去,陆宁怔了下,便跟在了他后面。

“刘押司,有礼!”来到大街上鱼车旁,丘奎对刘押司微微颔首示意。

刘押司见到他一呆。

而苗氏看到跟丘奎走出来的陆宁,也是一怔。

随之苗氏便拉过那吓得哭泣的小姑娘,小声宽慰,小姑娘才渐渐止了哭声。

春河楼老板娘,就慢慢退了回去。

“刘押司,齐王殿下传谕各地的商税律,身为商税司押司,难道还没通读吗?”丘奎沉着脸,声音很大,自是要围观人也都听清楚,为新政正名。

“商税律中,说得明明白白!时令鲜物货品,价格变动,商税司不得枉自衡价!”丘奎说着话,看向那鱼贩,“这位渔家,且放心,齐王新法,每一条每一则都是金玉之律,绝不会如此不通人情……”

眼见鱼贩茫然,只是喃喃,“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啊,什么新法……”连连摇头。

显然从鱼贩来说,自然也听不太懂丘奎说什么,甚至不知道丘奎之谁,他的直观感受就是齐王的新法才令他遇到这么大麻烦,不管新法是好是坏,还不如没有的好。

丘奎咬咬牙,看向刘押司,喝道:“刘迎铭,竟然假借齐王律法敛财欺压良民,按律当徒可知道?!”

齐王颁布的律法,有宽大之处,也有严苛之处,如错解新法并敛财的罪,就很重,超过十贯,便是徒刑,超过五十贯,便是死罪。

齐国废止了流刑,五刑变为四刑,也就是笞、杖、徒、死四刑。

而不管官员还是吏员,触犯杖刑及以上,首先便要免职,贬为庶人。

刘押司听丘奎言语,神色微微一变,但在如此多人面前,他冷笑道:“丘奎,给我滚开,要治我的罪,不够资格!再不让开,莫怪我不客气!”

确实,监察郎也好,州县监察御史也好,并没有执法之权,就如现今来说,丘奎无非能将自己所见所闻,报上商税院,却没有阻止刘押司的权责。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