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大海,千里万里!

不管将来陈扬有多大的成就,但却注定,只要他运起法力便会想起那个犹如精灵般的女孩。他的通天法力是那个精灵女孩用生命燃烧给他的。

如果可以,陈扬情愿将仇不报,将神通不要,只要陈妃蓉能够活过来。

陈扬运转法力三周天之后,他情绪平静下来。

随后,他躺在床上安然入睡。

这一夜,是平静的。

但陈扬却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遇见了陈妃蓉。

“扬哥哥!”她喊着他,她银铃轻笑,雪白的双足在他的面前荡来荡去。

“死丫头!”陈扬欢喜无比的说道:“你跑哪里去了?”

陈妃蓉巧笑嫣然,说道:“扬哥哥,我才离开一会儿,你就想我了吗?”

“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被炼成道果了吗?”陈扬问。

女子月貌花容温眼神含情脉脉

陈妃蓉说道:“其实没有啦,我只是分出了一部分的力量,很快我就会恢复的。”

“真的?”陈扬狂喜。

陈妃蓉说道:“当然是真的,不然我怎么站在你的面前?”@^^

陈扬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他就从梦中醒了过来。

陈扬一把坐了起来,他看向四周。

四周是一片寂静,黑暗。

还是在那总统套房里面。!*!

根本没有什么陈妃蓉,那只不过是一个美丽的梦而已。只是陈扬心底想要出现的奇迹。

陈扬的眼神黯然下去,他将自己捂在被子里。

沈墨浓就住在陈扬的隔壁,她突然听到了一个怪异的声音。虽然这酒店的隔音效果不错,但是这寂静的夜里,以沈墨浓的耳力来说,她却是真真切切的听到了。

随后,她听清楚了。

那居然是哭声,是陈扬压抑的哭声。

这一瞬,沈墨浓彻底的被震动了。她的感触复杂到了极点,她内心深处也有种难以言说的悲伤涌了上来。

这一瞬,她才明白,陈妃蓉的离去对陈扬的打击是有多么的大。

她才明白,陈扬也是人,也会流泪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啊……

第二天,沈墨浓再见到陈扬时,陈扬表现得很平静,他甚至对沈墨浓笑了一下,说道:“早啊!”

沈墨浓便也就知道,陈扬不想让其他人看见他的软弱。她自然也就不去提这一壶,她一笑,说道:“早。”

随后,大家一起吃早餐。

早餐是在天台上的餐厅里吃的,很安静。坐在这上面,可以俯瞰整个天雄市,甚至能看到那边的乌干沙漠。

罗峰忽然说道:“三弟。”

陈扬抬起头很认真的看罗峰。

罗峰说道:“等白易航的事了之后,我陪你去一趟峨眉山。我陪你跟她们磕头认错。”

陈扬愣了一愣,随后说道:“大哥,我不想勉强你。”

罗峰一笑,说道:“这没什么勉强的,以前,我活的太自我了。我为你考虑得太少,你将那静宁当做了朋友。我是你大哥,我能为你做的,本就该去做。”

陈扬便说道:“谢谢大哥。”

秦林也一笑,说道:“反正我们也没事,就跟你们一起过去。”

“那是我造的孽,你是我弟弟,你去了,那就要一起磕头。”罗峰笑着说道。

秦林哈哈一笑,说道:“那有什么大不了,反正我膝下也没黄金。”

三人大笑。

之后,罗峰又问沈墨浓:“白易航现在的动向找到了没有?”

沈墨浓说道:“已经找到了。”

罗峰的眼神寒了下去,说道:“他现在在哪里?”

沈墨浓说道:“在西北的凌峰市。”

“怎么会突然跑到凌峰市去了?”秦林不由奇怪。

沈墨浓说道:“白易航自知他这边的计划失败了,又没有巨灵真身的帮助。他害怕之下,便躲入了西北。”她顿了顿,又说道:“你们所不知道的是,西北的凌峰市如今也是有些麻烦呢。”

“什么麻烦?”罗峰问。

轩辕雅丹和叶紫清认真的听着,陈扬在吃牛扒,他切的很仔细,然后送入口中。

他看似在吃东西,但其实他听得却很认真。

沈墨浓说道:“西北的凌峰市如今有一个门派重现江湖。”

“什么门派?”秦林问。

沈墨浓说道:“大楚门!”

“大楚门?”罗峰一众人皆是吃了一惊。

“当年凌前辈创建的大楚门?”陈扬忍不住问道。

大楚门,曾经是一个奇迹。

大楚门立足于海岸对面的香都,掌管人间善恶。那时候,在老百姓的心中,大楚门是正义的,是一口悬挂在那些丧失了人形的恶魔头上的达摩利克之剑。

只是可惜,后来陈凌前辈破空而去,他在破空而去之前,意兴阑珊,已经将大楚门解散了。

没想到如今,居然又出来了一个大楚门。

沈墨浓说道:“这个大楚门说起来还真跟凌前辈有些关系。”

“什么关系?”罗峰说道:“难道是凌前辈的旧部?”

沈墨浓说道:“那倒不是,只是大楚门的新门主跟凌前辈有很深的关系。”

“什么关系?”陈扬问。

沈墨浓说道:“这位新门主叫做陈嘉鸿,乃是陈凌前辈的儿子。”

“凌前辈的儿子?”陈扬等人皆是意外。陈扬又说道:“白易航是去投靠凌前辈的儿子了?”

沈墨浓说道:“没错。”

陈扬说道:“那么现在的大楚门到底是敌是友呢?”

沈墨浓说道:“目前来说,大楚门一直都在约束手下,并未表现出任何伤害来。所以我们目前也没有将大楚门当成敌人。甚至,因为陈凌前辈和我们上面一些老首长的关系在哪里。老首长们还有交代,要尽量的照顾大楚门。”

“当然!”沈墨浓继续说道:“从长远的方针来看,我们是不支持这些门派的成立的。因为超然物外的人存在,而且组成门派,那就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但是现在乃是非常时期,这些超然人物在正直之辈的手中约束,反而是件好事。“

罗峰说道:“那沈墨浓,既然你们政府和大楚门之间有联系。你看能不能让陈嘉鸿将白易航扣押下来,然后交给我们。”

沈墨浓不由苦笑,说道:“这个我已经提出过申请了。但是并没有得到陈嘉鸿那边的答复,我们现在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陈扬说道:“如今白易航已经在大楚门的庇护之下了吗?”

沈墨浓说道:“没错。”

陈扬皱眉。

罗峰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还是要去凌峰市一趟。我们跟陈嘉鸿交涉一番,不到逼不得已,不对他动手。毕竟,他的父亲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不妥!”沈墨浓说道:“大楚门的态度微妙,而且上面的态度也是与大楚门搞好关系。如果我们去的人多了,反倒会坏事。”

秦林说道:“那沈小姐的意思是?”

沈墨浓说道:“我会亲自去一趟凌峰市和陈嘉鸿见面交涉。顺便,我也想探明陈嘉鸿的态度。”

陈扬便说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沈墨浓呆了一呆,随后说道:“好。”

罗峰说道:“难道我和二弟都不去?”

沈墨浓说道:“你们暂时不用去,而且我这边刚好还有件事需要你们。上面的老首长们说想要见见你们。”

罗峰说道:“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要见我们?”

沈墨浓说道:“之前就已经说好了,等消灭了巨灵教。上面会接见你们一次。”

罗峰说道:“但三弟和你去凌峰市,我不太放心。”

沈墨浓说道:“那倒没什么不放心的,毕竟陈嘉鸿不比巨灵教。陈嘉鸿这边跟政府的关系算得上密切。而且,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中华大帝凌前辈的儿子。他怎么都不会是个坏蛋。”

陈扬见罗峰还是有些不放心,便说道:“放心吧,大哥,我会见机行事的。”

罗峰见陈扬也这么说,他也就不好再坚持什么了。

吃过早餐后,沈墨浓收到了一个电话。

燕京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沈墨浓去处理,上面的老首长要求沈墨浓正好将罗峰等人带回燕京。

也就是说,沈墨浓暂时没办法去西北凌峰市了。

沈墨浓有些无奈,她跟陈扬等人说了事情原委。沈墨浓说道:“这样吧,陈扬,你也先别去凌峰市了。咱们一块回燕京一趟,等把燕京的事情解决了,咱们再来看凌峰市大楚门的事儿。”

罗峰说道:“没错,三弟,毕竟首长们也要求接见你了。”

陈扬一笑,说道:“老首长们的接见,就交给大哥你们了。既然墨浓不能去凌峰市,那么我就先一个人去凌峰市探探底。你们放心,我绝不会乱来的,我这条命是妃蓉给的,我当然不能胡乱浪费。”

他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罗峰等人都听得出他语音里的坚决。

只怕是没人能改变他的心意了。

罗峰等人无奈,便也就只能这般了。

随后,罗峰等人与沈墨浓一起乘坐私人班机前往燕京。

而陈扬则要坐绿皮火车前往凌峰市。

天雄市处于西南,而凌峰市处于西北。

一个西南和西北,却是相隔了三千里左右。而且去西北并没有飞机,只能坐那最古老的绿皮火车……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