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心里一个咯噔,牧长老门下……牧长老是谁?他心里极其灵敏,当下就已经肯定,牧长老就是牧君正的父亲牧天恩了。因为在审判院里,虽然还有其他人姓牧。但姓牧的长老可就那么一位……加上这牧长老的弟子都是宙玄境,那就更无疑问了。

“晚辈见过前辈!”陈扬心念电转,但面上却是波澜不惊,装出恭顺的样子向道玄生见礼。

道玄生也没有太过孤傲,他也站起身来,脸色淡淡,道:“免礼吧!”

“坐坐坐,我们都坐!”侯建飞随后说道。

于是,大家重新落座。

陈扬坐在最下首的沙发上。

侯建飞道:“小寒,道先生这次来是特意来招收你入审判院的。”

道玄生接话道:“是的,宗寒小兄弟,你的大考成绩我们都看到了。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的优秀。我们审判院也收到了你的申请通知书,对于你,我们非常的重视。所以上面第一时间派我来接你去审判院。如果你没什么问题的话,现在就去收拾下行李,之后就跟我去审判院。你放心,你和我小师弟,小师妹的那点恩怨都不算什么的。我们审判院最是重视人才!所以,你千万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侯建飞在一旁还是很高兴的。

他本来也担心陈扬和牧君正他们的那点恩怨,但是陈扬这次成绩如此优异。现在看来,牧长老第一时间派人过来,那也是确实重视陈扬了。

道玄生说话的时候一直都在看着陈扬,他本以为自己的话说完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应该是会欣喜若狂的。但是,他失望了,因为陈扬根本没有太大的反应和表情。

侯建飞见陈扬在发呆,不由也着急了,道:“小寒,你在想什么呢?还不快谢谢道先生还有牧长老对你的重视?”

气质女神宅家看书戴眼镜斯文秀气

陈扬抬头看向道玄生,他只看了一眼,然后就低下了头,并说道:“不好意思,道前辈,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了,我一时之间还没有心理准备,我还想好好的考虑一下。”

“考虑?”道玄生感到不可思议,他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是有点蹬鼻子上脸了。

“你是说,你要考虑?考虑我们审判院对你的招募?”道玄生的语音冷了下去,他的眼中有不可察觉的寒意。

陈扬抬起头,露出阳光的笑容,道:“没错,我是说考虑,而且是好好的考虑。”

道玄生怒了。

审判院的高层,向来都是横行无忌,高傲不可一世的。

如今道玄生觉得自己是纡尊降贵来招募陈扬。

他觉得陈扬应该感恩戴德,可是,陈扬居然说要考虑……

而且,在自己发怒后,对方的笑容却是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道玄生想起了师父的交代,终究是压下了怒意。

陈扬微微一笑,道:“我对审判院充满了向往,但是,道前辈在我说要考虑后就如此动怒。我可以想象,一旦我到了牧长老门下,届时我稍有不周到的地方,道前辈只怕就会更加不将我当个人吧?世间的选择有很多,前提是我觉得我也很骄傲,我还想个人!”

“你……”道玄生这时候才察觉到了陈扬的与众不同,他深吸一口气,道:“你,可能想多了。你入我师父门下后,我们就是自家人。你在外面受了欺负,我都会帮着你。你放心,这一点你绝对可以放心的,我可以向你保证!”

陈扬道:“那我还是需要考虑。”

侯建飞在一旁觉得自己是大气不敢出,他刚才以为陈扬已经断送了大好机会。但现在看这情形,便猜出对方对陈扬是真的非常重视。并不是那种随时就能拂袖而去的。

他心中也佩服陈扬的胆子真是太大了。

“你要考虑多久?”道玄生问。

陈扬道:“三天!”

道玄生说:“时间太久了,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考虑。”

陈扬道:“那不行!”

道玄生沉默了下去。

陈扬也就起身,道:“师父,道前辈,我先退下了。”

侯建飞点点头。

陈扬退走后……

道玄生便生起了闷气,他忍不住向侯建飞道:“侯院长,贵徒心里到底在想什么?那入院申请书是他自己填了提交的。如今我们来招募他,他居然说要考虑。他在考虑什么?”

侯建飞感到不好意思,也觉得疑惑,道:“我确实也不知道他在考虑什么,这样吧,我去和他聊聊。道先生你就在这里坐坐,好吧?”

道玄生说道:“好,不过侯院长,我还有急事。这事你真得抓紧啊!”

侯建飞点头,道:“我明白的。”

陈扬在七层楼的宿舍里待着。侯建飞过来后,他恭敬的将侯建飞迎了进来。

关上门后,侯建飞问陈扬:“你小子,在考虑什么呢?故意吊胃口,让他们更加重视你?这样开始是可以提高身价,但进去之后,会对你很不利啊!”

陈扬一笑,道:“师父,您想多了。我并不是故意吊胃口!”

“那是……”侯建飞不解。

陈扬道:“道玄生的话里有很多的漏洞,他开始说是上面要招我去审判院。但后来又说要我不要怕和牧君正等人的恩怨。所以我听明白了,他要招我去牧天恩的门下。这是牧天恩的意思……他来的这么早,搞得这么急,那说明也还有其他人会对我有兴趣。所以,我才不想去牧天恩那里。和牧君正这些人共事,以后在一起,当他们的小弟吗?师父,您觉得这可能吗?”

侯建飞恍然大悟,道:“还是你想的周一些。”

陈扬道:“接下来,我就要看还有谁来。”

就在这时,侯建飞收到传讯。

审判院又来了两拨人马……

一个是金殿司的人,一个是监察司的人……

他们来都是为了招收陈扬入审判院的。

侯建飞让学院的领导们先招待这两拨人马。然后,他问陈扬:“要去见吗?”

陈扬道:“金殿司与监察司还不如牧天恩呢,未必审判院里就没有更具眼光的人了吗?去了金殿司和监察司,我就是将牧长老这边明目张胆的得罪了。到时候,我只怕下场更惨。所以,这两个地方绝不能去!”

Tagged